川木通

广东省中医院临床药剂师向俊告诉记者
更新时间:2019-08-08 21:09 浏览: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

 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药学部主任药师梅清华告诉记者,《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》期刊2016年的影响因子高达16.796,可见这个研究的确有分量。

  香港中文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唐金陵教授认为,这篇科学研究值得引起我们对中药毒性的警觉,但如果就此以点带面来全面否定中医,显然不妥当。

  “是药三分毒,不应该因为马兜铃酸否认所有中药,就像不能因为链霉素致聋就否认所有抗生素一样。”向俊认为,老百姓日常所用中药都是补益类,基本上不含马兜铃酸,与接触黄曲霉素的机会相比是少之又少,因此不必恐慌。

  科普作家“菠萝”对这篇论文进行解读时也用了“重磅研究”的字样。他指出,马兜铃酸能诱导细胞内产生一种非常特别的突变,即“马兜铃酸突变指纹”。上述研究对亚洲各地肝癌样本进行基因检测发现,中国大陆47%,台湾78%,东南亚56%的肝癌样本携带“马兜铃酸突变指纹”,而欧美的肝癌患者样本只有不到5%存在这种特征。为此,菠萝呼吁:有毒的中草药不要乱吃。

  马兜铃酸是一种在马兜铃属植物中发现的化合物,上一次被人们所熟知,跟它的肾毒性有关。1993年比利时发现有女性患者服“中草药制剂”减肥治疗后出现进行性肾损害,之后找出真凶——减肥药中的马兜铃酸(aristolochic acid,AA)。

  马兜铃酸又摊上大事了。近日,《科学》杂志旗下转化医学子刊在封面刊发了一篇报道,研究者对包含中国台湾、内地在内的1400个肝癌患者肿瘤样本进行回顾性研究,利用外显子组测序手段,发现亚洲样本的马兜铃酸暴露突变印记明显高于欧美的样本,得出亚洲肝癌的发生与马兜铃酸存在相关性的结论。

  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一篇署名尹璐的文章指出,中国肝癌高发,跟巨大的乙肝病毒携带人口基数有关。而中医从未否认中药的毒性,《本草纲目》就有“有大毒、有小毒、不宜久服、不作内服”等描述。就临床比较常用的细辛,宋代就有《本草别说》记载“细辛不过钱”的说明。目前老百姓的用药乱象不仅仅存在于抗生素,对中药毒性的认识也远远不够。这次研究让上百种中药背了肝癌的锅,专家讨论认为,“该研究样本量少、患者是否有马兜铃酸接触史不明确,马兜铃酸引起的突变是否即肝癌驱动突变不明确,因此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。”

  对此,北京大学公卫学院研究卫生毒理学的郝卫东教授解释,一般认为,外源化学物的一般毒性(器官毒性)和致畸作用是有阈值的,即达到一定的剂量水平才对机体产生毒性作用。而遗传毒性致癌作用和致突变作用则无阈值,即只要接触就可能产生有害作用。“比如接触1分子的致癌物,致癌的分子就可能进入体内作用于体细胞基因引起突变,如果这个基因是癌基因的话,这个细胞就会变成启动细胞,在一定条件下长成肿瘤。”“但这只是理论上的说法,现实生活中,致癌物有很多种,比如你吃的煎炸食品中就可能含有多环芳香烃,这也是一种强致癌物。进行致癌物零管理几乎不可能。”因此,虽然从理论上来说,只要接触致癌物就可能导致肿瘤,但仍存在概率问题。从表面上来看,要在人群中观察到致癌概率增高,还是跟剂量有关系。

  2002年,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将马兜铃酸列为1类致癌物,表明其致癌性已有足够证据。随后,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陆续取消了关木通、广防己和青木香这三种马兜铃酸含量较高的药物标准。有研究显示,马兜铃酸不但可以导致尿毒症,还会导致肾癌、膀胱癌、尿道上皮肿瘤等一系列肿瘤。而此次与肝癌扯上关系,又让马兜铃酸“罪加一等”。

  多名专家也对这项回顾性研究提出了一些疑问:如“马兜铃酸突变指纹”特异性有多高?其他药物或病毒感染是否也会引发这种突变?研究是否已经剔除肝炎等混杂因素?仅此一篇科学文献是否足够指导实际应用?

  更让他关注的是,多篇文章重复了一个信息:“马兜铃酸毫无安全剂量可言”。这是否意

上一篇文章:上一篇:市场上严禁出售关木通这个药材了
下一篇文章 :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链接:

公司地址:

监督热线: